SERVICE PHONE

181-8361-5678
  • 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
荣誉资质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荣誉资质

派卓亚曾被耻笑侏儒拼成看板球星回报红袜

发布时间:2021-02-04 点击量:259

波士顿红袜知名二垒手派卓亚(Dustin Pedroia)经历连年伤势摧残、复原未果之后,于近日宣布退休。生涯累积高达51.6胜场贡献值WAR值(Baseball Reference版)的他,是红袜队史综合评价最高的二垒手,更胜名人堂球星多尔(Bobby Doerr)。

但你知道吗?虽然派卓亚大学时期在棒球名校亚利桑纳州大(Arizona State University)打得出色,但在2004年大联盟季中选秀时,却因身材关系不被大部分球探看好,当红袜用第二轮第24顺位选他时,甚至还被其他球队讪笑。要不是当时的红袜球探部门不受传统观念束缚、不顾他人眼光,独具慧眼地用他们在那届选秀的第一个顺位选派卓亚,派卓亚可能根本没办法获得在大联盟发光发热的机会。

根据美国知名球探作家洛尔(Keith Law)的说法,转职业前的派卓亚,虽是亚利桑纳州大的杰出球员,但少了很多传统球探重视的特质和能力。他在大学校队主守游击,可是缺乏职业游击手所需的防守范围和传球臂力;他跑垒的速度和能力远低于平均,也似乎没什么长程炮火的潜力;而且最糟糕的是,他「看起来」就是不像大联盟球员,身高仅170公分左右,体态亦不精实。(派卓亚官方的登记身高为175公分,但实际上应不到170公分。)

2004年担任红袜球探部门主管的麦克拉德(Jason McLeod)回忆:「以一个身高不到170公分的年轻球员来说,他算有点圆润。我记得有一次我去亚利桑纳州大,看派卓亚比赛。那时他们校队的制服比较宽松,就算穿着长袜,裤子还是会盖掉满多小腿的部分。一个身高不到170公分、又不是特别精实的人,穿在那身制服里面,看起来实在不是很优。」即便如此,那时首次督导红袜选秀操盘的麦克拉德,还是决定用手中的第一个顺位,挑走派卓亚。

红袜清楚明白业界对派卓亚的质疑。这些质疑,大部分都跟棒球球探评价球员的五大技能项目有关:打击技巧、挥棒力量、跑动能力、防守技术、臂力强度。派卓亚在后面四个项目的表现,明显低于平均水准,而且身为一名身材矮小的中线内野手,派卓亚双脚不够灵活快速的缺点,在球探眼里完全是犯了大忌。红袜选入派卓亚的决定,足以显示他们有多么看重他在第一个项目——打击技巧——的表现。

派卓亚大学时期的整体打击数据,是红袜觉得他们能够摒弃传统思维、用他们当年第一个顺位选定派卓亚的主要原因。没错,亚利桑纳州大的主场环境,确实颇适合打者发挥,但派卓亚在那里的三个球季,打出了.386/.466/.544的超群打击三围,累积91支长打、108次保送,仅被三振47次。此外,派卓亚在亚利桑纳州大的最后两季,长打皆多于三振,其中他大二的「长打三振比」(长打数除以三振数)更超过3.00,相当不可思议(派卓亚打完大三那年后便转职业)。

大学棒球员的数据,通常杂音很多,因为不少地区的球场都对打者太有利,且对手强度变动太大(你周二对到的投手,水准可能跟你周五对到的差很大) ;但派卓亚连三年都打出很好的成绩,数据样本不小、可信度较高,此外,其他各种周边资料也没有任何一点指出,他的优异产能是靠侥幸或未来难以维持。派卓亚在大学时,还曾两度投身美国大学国家队,在使用木棒而非铝棒的情况下(美国大学球员大多使用铝棒),依然不容易被三振,三振率低于百分之10。

另外,麦克拉德提到,他的手下对于派卓亚的人格特质做足功课,也是他们会愿意相信派卓亚的关键。麦克拉德说,在他于棒球产业工作的20余年间,还没看过像派卓亚斗志如此高昂、竞争心如此强烈的球员。

他举了一个派卓亚上大联盟之后的例子,来说明他一心一意只想求胜的过人专注力:「那是在八月底,我们作客德州游骑兵,而我也随队到游骑兵的主场。晚上六点半左右,我坐在球员休息区讲电话,这时派卓亚从休息室里走出来,他是当时唯一来到休息区的选手。他在休息区里上上下下走动,检查自己的打击手套,独自为晚间的比赛做准备。游骑兵主场的广播人员,此时开始做例行的赛前宣达,说的第一句话是:『欢迎来到德州游骑兵队的主场— —阿灵顿球场(Ballpark in Arlington)!』听完这句话,派卓亚跨上休息区最上面的台阶,对着观众席怒吼道:『欢迎今晚来到这里,来看即将被对手痛宰的主队!』见状,我心里想,天啊老兄,现在不过是八月的周一夜晚,有必要这么激动、这么凶狠吗?」

回忆2004年选秀,麦克拉德说:「看到派卓亚,大家通常会想问:『大联盟里,有看起来跟他类似的选手吗?』」在当时的大联盟,真的比较难找到外在条件类似派卓亚的球员,而这也是业界不认为他是优质新秀的常见理由之一。即便把时间快转到2020年,整个大联盟也只有一名先发球员——太空人快腿二垒手亚土维(Jose Altuve)——的登记身高,低于168公分。「我们那时候非常喜欢派卓亚的打击技巧和人格特质,相信他能稳定地击中球,把球打向球场的各个角落,产出不错的打击率。我们也觉得,他去当二垒手而非游击手的话,应该能守下大部分的球。」

派卓亚进入红袜球团后,快速在小联盟窜升,持续创造高击球率和很低的三振率。第一次升上3A前,派卓亚在小联盟每个层级的长打数,皆多于三振。虽然他在3A首年没做到这件事,但隔年马上就再次让长打数超越三振。然而,当派卓亚于2006年九月升上大联盟,他却感觉没办法应付大联盟等级的投球,完全被对手压制。而他不够高壮的身材,在充满魁梧精实运动员的大联盟赛场,显得格格不入。当时就有一名球探对洛尔说,他觉得派卓亚太「矮胖」。

麦克拉德说:「我们听到很多人嘲笑他,有人会戏称他小矮人或侏儒。」2006年派卓亚有上场的其中一场大联盟比赛,洛尔人也在现场,跟其他球探一起坐在芬威球场(Fenway Park)的球探席。派卓亚敲出一支右外野方向的软弱一垒安打,洛尔身旁的一名球探随即用酸度爆表的口吻说:「要是站在打击区的是一名成人,不知道那球会飞到哪。」2006到2007年的休赛季,派卓亚下苦心锻炼身体,把体态调整到足以应付大联盟层级的状态,终于在2007年五月开窍,而且一打出好成绩就停不下来,维持了足足十年之久。

派卓亚原本就有不错的选球能力,再经过苦练之后,打击技巧和长打能力更为精进,在获得美联MVP的2008年,他打出全联盟最多的213支安打,其中54支二垒安打也是排名第一, 欧新社资料照片
派卓亚原本就有不错的选球能力,再经过苦练之后,打击技巧和长打能力更为精进,在获得美联MVP的2008年,他打出全联盟最多的213支安打,其中54支二垒安打也是排名第一, 欧新社资料照片
派卓亚在大联盟的前两个完整球季,就拿下了2007年美联新人王和2008年美联最有价值球员等大奖。到目前为止,他入选过四次明星赛、参与过两支冠军队(2007和2013年。2018年红袜夺冠时,派卓亚因伤缺阵季后赛),凭借.299/.365/. 439的出色生涯打击三围,以及十分稳定优质的守备,累积出超过50的WAR值。

派卓亚在被选中前,有一个几乎所有人都忽视、没注意到的特质,那就是他拥有超级优异的手眼协调能力。因为如此,他才能够不断地把他没办法打好打强的球破坏掉。麦克拉德说:「派卓亚会把很多好球带外面的滑球打成界外,然后投手就会用内角高的95英里速球伺候他,但这正中派卓亚下怀。他能以极快的挥棒速度,把那些内角高的速球拉回来,打成直击全垒打墙的长打。他挥棒速度之快、咬中球心的力道之强,实在很夸张。」如今较为进步的科技工具和进阶数据,使球队在追踪和分析球员的手眼协调能力上,变得比较容易,但起初最重要的一步是,认清这些跟球员手眼协调相关的资料,是值得参考、重视的。2004年的红袜就把这点做得很好,在其他球队都没注意到的情况下,发现派卓亚出色的打击技巧其来有自,并非侥幸。

从现在的角度回头看2004年选秀,红袜用第65顺位选到派卓亚,到底有多赚?截至2020年球季结束,所有在2004年被选的球员中(共1498人),只有一人——榜眼韦兰德(Justin Verlander)——打出比派卓亚贡献度更高的大联盟生涯。(韦兰德现已累积多达71的WAR值,未来势必会入选棒球名人堂。)派卓亚生涯结算的WAR值(51.6),比2003和2005年两届选秀第二轮的所有顶尖球员加起来,还要高。麦克拉德领军的球探部门,以及当年红袜正积极拓展的数据分析部门,通力合作,做出令业界感到风险过大的决策,但事后证明,他们的眼光没有错。

即便处在极端的身材劣势,但派卓亚仍靠着没办法一眼就看出的打击能力和人格特质,配合着红袜经营团队的好眼光,让自己获得上大联盟表现的机会,甚至在过去14年间,跃升红袜的看板球星、队史最强二垒手。虽然因为膝盖的不幸伤势,无法拉长生涯、未来叩关名人堂恐怕也有难度,但相信派卓亚的传奇肯定很难被球迷忘却,他也一直会是红袜粉心目中不可抹灭的伟大存在。